•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吴克敬品评小舟书法

发表时间:2017-09-11 00:00

       

       脱俗始见雅

                   ——吴克敬品评小舟书法


真有这样的事,有妇人上网晒富,两把手十根手指,所有的手指上都戴了钻戒,惹得跟帖者,一通板砖乱拍,诟病其“俗不可耐”!

俗为何物?拍砖者可以像天降冰雹般胡砸乱撂,真正能够说得清楚的,可能不会很多。对此,钱钟书老先生倒有一种说法,读他的《论俗气》,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很是耐人寻味,他说了,“卖弄装腔以及一切有市井气或俗气的事物,就坏在太过太多两点”。以钱先生的观点,那位晒富的妇人,所以挨了大家许多的砖头,坏就坏在这里。譬如书画,本质是高雅的,忌惮的便是低俗。然而想要脱俗,又谈何容易,尤其赶上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就更是难上加难。西安市书协副主席的呼延小舟就很不同,甚至可说不同凡响,他的所作所为,证明着他,是位襟怀清雅的真君子。



脱俗始见雅!在呼延小舟的书法实践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他的一笔一划,像是栽植在自然世界的一草一木一样,再大的树都有其根,再小的草也都有其根。这就是中国的书法了,怎么出神入化,怎么行云流水,怎么千差万别,到头来,是要有根的。草木无根不能成活,书法无根不能成气候。呼延小舟的书法之根,就深深地扎在中国传统书法的肥沃土壤里,读他的书法,赵孟頫的严谨平实有那么一点,米芾的浪漫无羁也有那么一点,而且又还有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苏东坡等几位贤圣的一点、一点加一点,这就使得呼延小舟的书法之根,扎得深,扎得正,三二十年的茁壮成长,使他感悟颇多,收获更多,纵观他的书法作品,不由人要为他惊讶了,清俊雅致,凝练飘逸。

奇怪自己,到了奔六的年岁,突然的痴迷起书法来,在西安城遍访高手大腕,却总是不得要领,结识了呼延小舟,竟然茅塞顿开,捉起毛笔,蘸饱了墨汁,也敢在宣纸上涂抹了。为此,我把呼延小舟尊敬地认了老师。我这么说,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我的人生态度就是这样,不论对方的年龄长幼,施教于我者,即是我师。呼延小舟小了我有二十年,他教我书法,我又怎能不称他为师呢!有了这样一层关系,我时不时的就要到他的书房里去讨教,让我更深入的见识了他的雅致。

是了,呼延小舟的雅致,虽然高峻,却非不食人间烟火,有时候更满溢着人间最为可贵的庸常之气。譬如他的高堂老母要过八十大寿了,怎样给老母添寿呢?别人怎么弄,呼延小舟不知道,他采取的方法既简单又纯朴,他研墨展纸,来为老母亲书写一卷《金刚经》。呼延小舟不急不躁,他沉得

下心,用他拿手的小楷,花了近半月的时间,完成了那卷在他来说都难重复的一项工程,赶在老母亲过寿的那一日,装裱起来,虔敬地承奉给了老母亲。此举不仅使在场的亲朋感动欢呼,更在广大的闾巷之中,传为佳话美谈。

这就是呼延小舟了,以书法孝亲敬母,世间不知还有几人?

我心惴惴,怀疑自己可有资格品评呼延小舟的书法?斗胆说了这么多,可能难表其意,但我是真心真意的,我不能乱说,在我就要结束自己的议论时,还想再唠叨几句。那就是,阅读呼延小舟的书法,绝难看到钱钟书老先生所论“俗”的毛病,而且也还少有时下流行的那些忸怩妖艳,或者作怪媚丑的色相。

天地君亲会,人间喜好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