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发表时间:2017-09-11 00:00

 


中国画一如浩瀚的大海。我在其中也载浮载沉垂数十年。我才知道做一个弄潮儿,是何等的困难,而又是何等的快乐。然而一切真正的快意,一定来源于抽筋折骨努力。当我双鬓初染的时候。我对中华民族的文化抱有了更加虔诚的敬意。释迦牟尼说,一滴水如何不干枯,到大海去。至此我谦卑地说,我仅仅是沧海一粟,中国画是不朽的。当我提笔作画的时候。往往心中有所勃郁。颇如堤坝中的鼎沸的洪流,不泄不足以畅其道,于是从第一笔开始到最后一笔。滔滔乎不绝,一气呵成。当我与画中的人物神遇而迹化时,我得到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快乐。初不料几十年的伏案攻习。原来是为了真正的直抒胸臆。而中国画的笔墨和生宣,其性能不便于描述而便于抒发,这便是为什么中国画重性灵,重意匠,重诗情的原因。于是。我想到所有从事绘画的人。切不要被貌似激进的奇谈怪论所蛊惑。你不是希望自己的艺术博大非凡吗?你不是追逐自己的语言波诡云谲吗?那么,我希望你远离反传统的破旗。从喧嚣的新潮中走出。你需要的是一泓清水,一轮明月似的心境,当少数人在亵渎传统,展览丑恶的时候。你的心头却升腾起崇高的信仰。你会渐渐清醒地看到中国画的源和流。从哪儿来,向哪儿去,在山出山,泉清泉浊,了了分明。你的心灵也将如半亩方塘,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春蚕要经过几番脱皮,方能吐丝,中国画的线条来不得半点虚假,也不能急于求成。五岁能出莫扎特的交响曲。恐怕五岁绝出不了吴昌硕的线条,虚骄和急躁。永远是中国画之大敌,如果你曾经神童过。那你不要轻信大人们的奖勖,那不过是一个烟云过眼的童戏。严苛的艺术追求,正等待着你的少年和青年,你还需要不断扩展知识的领域,学哲学,学文学,学社会,学诗赋,不断砥励品学,一个胸襟狭窄,鼠目寸光的人,永远创造不出绚丽,辉煌的艺术的,一个精神猥琐的人,永远成不了真正的艺术家,人品不高,笔墨无法,这是中国画铁的规律,有倜傥非常之人,然后才有纵横排奡之笔,艺术最后的成功,一定是艺术家品德的完成。

  古诗曰: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羊年喜气,春风佛熙,旭日临窗,因而记之以哂方家正之矣。

                            镌玉庐主人王晓宽拙作於白石居


                                                                    (责任编辑 冯广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