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写空心字

发表时间:2017-09-11 00:00

我写空心字

                                 杜育龙

我练空心字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很小的时候,大概八九岁吧,我家的门栓上刻了四个字:公社万岁。是两块铁板,上边是门环。公社万岁四个字就是圆圆的空心字。没事的时候,我就去顺着字的边缘,也就是凹进去的边线用手指头摹写。后来,我们周至县的哑柏镇成为了西北刺绣中心,附近的村镇,几乎家家有缝纫机在绣花。周至刺绣,要把现成的图案模板印在彩色的布料上。模板是硬的塑料纸,已经用缝纫机顺着图案的线条扎上了小孔,把模板压在布料上,用蘸了煤油的小布包刷一遍,绣花的布料上就印出淡淡的图案。接下来,大姑娘小媳妇们,就用竹箍绷紧了布料,在缝纫机上用各种色彩的花线去绣出美丽的刺绣品了。图案上大多是牡丹、龙凤等,也有文字,比如牡丹富贵、龙凤呈祥等等。而这些文字,也是空心字,圆圆的,简单大气,很像公社万岁那样的写法。

受这些影响,我就常常练习起空心字来。

初中时,我在每本新发的书边上画动画。把书从最后一页画起,然后翻至前一页,照着后一页再画稍有变化的动画动作;然后再往前画。画完整本,拿起书来,用手指迅速让书页边翻过,动画效果就出来了。也有同学找我来给他做,我也成了班上的动画家,或者漫画家。直到高三后,去美术培训班系统学习,国画大师康师尧的儿子康爱华是我们的老师,他建议我搞漫画,并推荐了《漫画月刊》杂志。那时,我才开始知道漫画家的事情,并喜欢上了漫画,开始临摹,开始创作。扯远了,还说初中的事。初中时,超爱画画,课本上,空的地方都被我画满了。只要上课,我是一边听课,一边画画,同时也写空心字。我的爱画,给我造成了很多的困惑,甚至,历史老师用脚踩坐在第一排我的头,常被老师们训斥。只有一个袁群剑老师支持我画画,初二的班主任袁佑宁老师喜欢我。虽然爱画画,我的学习成绩也不差,袁老师当然支持我了。教育主任竟然恶狠狠地放话给我,你要把画能画成,你来倒骑驴到我家。1991年,我毕业于郑州大学新闻系漫画专业;1994年加入陕西省漫画学会;2001年,加入陕西省美术家协会。1994年在《喜剧世界》任漫画编辑,1994年-2012年在台资跨国集团无地科技公司做美术编辑,从事动画、平面设计以及字库设计开发的工作。可以说,是画画养活了我,我靠着画画吃饭、娶妻生子、购房购车,日子过得逍遥自在。那算不算成功呢?画画成了我的职业,或许没有出名,却也以此为生。说这些,是对教育主任李老师的回敬,哪有这样的老师?对学生冷嘲热讽,想起来就有点愤慨了。

空心字也一直在练。大学时,有一位老师,很年轻,叫宋文京,书法写得非常好。上课时,在黑板上写了几个空心字,一气呵成。说,这是绝活,没人能写。我不服,说,宋老师,我也能写。于是,走上黑板,唰唰唰,一气呵成。宋老师目瞪口呆。至今想起,我太过分了,竟然不给老师留面子。大学毕业,回到西安,经常去初中同学罗春海的医院玩,他是放射科大夫,有很多X片的衬纸,很厚,有宣纸的效果,我就用黑色碳素钢笔,在上边用空心字写唐诗,落款,盖章,像模像样。

不管开什么会,包括公司大大小小的会,我拿着笔记本,上边有人发言,我在下边写空心字,满了笔记本。

2013年初,书法家杨德民老师搞书画笔会,邀请我参加。我以为是让我去现场表演快板。因为我说快板常被邀请。于是,拿了板子欣然前往,结果,不是要说快板,让我写字。我当时懵了,杨老师,我不会写字。杨老师说,你的空心字不是很好吗?我说,我都是钢笔写在普通纸上,没用毛笔写在宣纸上过。杨老师说,你写吧,我给你安排个美女助手。骑虎难下,鸭子上架。一位美女帮我铺纸。硬着头皮上吧,写了几个空心字,竟然引来了大批围观者,连一些书法家都过来看。我信心大增,连写几幅,都获好评。中午宴席,美女助理就坐在我旁边,不住地给我倒酒。我竟然成了所有书画家们待遇最好的一位,受宠若惊。饭后,美女助理亲自开车送我回家。

从此,我写空心字一发不可收拾。用毛笔写在宣纸上,效果越来越好。2013年秋天,蒲城朋友约我到蒲城玩。吃完饭,朋友就铺好了宣纸,我开始写。一个下午,写了二十多幅,很多朋友以及饭店老板也要收藏。晚上,住在酒店,准备第二天去渭南。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人堵了房门,又写了一上午。两天写了五十幅。写空心字很累的,要勾两边。光盖章,我的手都打了血泡。

这时,我的空心字书法尚不成熟,写的字无非勾个双边,而且又丑又生。我就开始思考,如何把空心字写漂亮。我凭着十年的字库设计开发经验,结合了彩云体字库的特点,结合了漫画的妙趣,自己创新了一种空心字,同事们戏称肉肉体,或者娃娃体,很有特点,好看。我就不断地摸索,不断地练习,不断地设计,不断地创作,终于形成了我自己的风格特色。有人说,这是漫画书法,我很喜欢这个词,就叫漫画书法吧。

参加展览,我或者是漫画,或者是漫画肖像。今年终于参加了一个书法展览,是西安市统战部主办的展览。也算一种成熟吧。

空心字,我总觉得是旁门左道,江湖书法。跟许多书画家谈起来,他们不认为是旁门左道,江湖书法,因为历史上,书法就有双钩体,也就是俗称的空心字。有朋友来求字,我准备写,朋友说,要写空心字。我很无奈。他说找你就要空心字,这是你的特色,你的强项。无奈,朋友们的支持,同道们的鼓励,我只有把空心字进行到底,继续努力。因为,在圈子里,一提到杜育龙,大家都知道,是写空心字的,甚至有人掏钱购买。那就好好写吧,把空心字艺术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来参与,甚至于搞一个空心字研究会,淌出一条有特色的路子来,让艺术的天地真的百花齐放。

                             育龙于17年6月22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