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傅翀散文书法(十三)——景宜看时莫常看,久看忘归去

发表时间:2018-08-06 17:16

导语:傅翀,旅游商报社社长、总编辑、陕西旅游商报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旅游商报(前西安旅游报)、旅新网、旅商新闻网创办人。傅翀先生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多次获得文学、书法各种奖项。出版个人专著、小说等文学作品多部。傅翀先生从生活中得到感悟,从而用文字抒发出来,更是他对人生百态的领悟。

IMG_0822.JPG

241.

此季跨年,人事癫痫,该走的走了,该留的留了,莫名其妙的过山车携风裹雨冲进丁酉鸡岁。想那去月,一把铂金赞翠大枪,舞的风紧,却斩首可数,被塞外偏道邪路笑的森然。中军讧发,直教警示牌翻炒无数。地搬高祭,貂氅褪泽,一如豹子头风雪山神庙。罢罢罢,江河峰回,一脉聚兀,再行进正当时,去瘤蒸溃敲盖发虚即毕。离开是为了回来,失去是为了更丰盈的得到。

242.

风物广大,枭翱云天宙冥;海域深邃,觫潜极穴荒流。来时的路,不复留念于春俏,去归的径,万千同类在殊途。含久远气象,蹈大彩仟吉。

243.

自视过高,做趾熏帜,草包喻之尚有不及,这样的人不交也罢。时空里,沙埃也久于你。

微信图片_20180803142158.jpg

244.

一方阔园,虽姹紫妍红时节已过,却也几分色韵宛在。清寂中的叶动,直叫人闭了眼去想。

245.

常忆芦洹雪上妆,莫相忘。谁言一行秋行雁,影绝墙。执言总是评亵句,才想起,陌上霜。

微信图片_20180629104339.jpg

246.

景宜看时莫长看,看后忘归去:一酌百事心头起,多少忘恩人。江河万里浮古今,都是过客。

247.

红叶漫江碧,绝程群山千林齐。曾登危楼极目望,明灭。一江烟雨帆万里。鸟鸣杂枭笑,星光熠熠去路失。乍觅峡江岁上下。南北。家在梦里自徘徊。

微信图片_20180515155133.jpg

250.

人生如棋局局新。自清和王彬的棋下的好,不是一般好,是非常的好,几十年里,在我见过的与局内局外人的手谈里,几乎没有输过,ko是家常便饭。有时候就觉得,如果他们纶巾羽扇,清茗庭廊,楚河汉界,美女环伺,该是如何的风流倜傥,独步天下。有时候就想,秤里乾坤,壶中日月,萍水相逢,江湖写意,该是任如何的美妙绝伦。有时候的片羽只鸿会使心情大好水天一色。那有那么多的有时候!很多时候我们身不由己随波逐流!

251.

香薰三事,笔砚情怀。

微信图片_20180629165027.jpg

252.

你看到的别人的轻松,很可能是别人饮下困苦,无眠沉夜后的轻松。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明白,自己经过的一切。

253.

久未酒,昨夜辄饮,引感慨无数。人生如梦,江拥东去,多少大志未竟;华发渐妆,心机重重,似友似真江湖浪擎。来时归路,秦山万岭,辰昏一独僧。

254.

[CropImg]6a1aed32x984ef46d43ca&690.jpg

西安的城墙三个城墙角是直角,唯有西南角是圆的,就是正对着西北大学那个角。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每天的车水马龙,市声流泻,每季的红了梅花,谢了海棠,夏日树木透绿,冬天飞雪画垛,日间孩童逐笑,黄昏情侣嘤语也没有注意到。但是那个角是圆的,形象阔浑壮美,砖线流瀑雕神。

在阴阳五行世界,西南方向不是最有吸引力的方位。唐玄宗李隆基,多么有建树的开元盛君,一阵胡笛马嘶,胡儿腥入,长安不安,遂携玉环西走,兵止马嵬,羞花陨碎。待郭子兴平复乱军,长安城已有新主,隆基只能以太上皇面世,玉玺易人。王维是大唐的文鼎,官也做的大,至右丞,副总理吧,还做过一段时间的太子太傅,牛党之爭被动陷入,被朝庭放逐岭南,离开首都繁锦,王维是多么的不愿意,以至于“雪拥蓝关马不前”,蓝关在城之南。

可是,西安城墙的西南角还是以它的时空隽永彰示了静默存在,风雨凛然,镇守一方,每当一昼入地星光漫天,以一个沉雄剪影勾勒出城桓不可或缺的安卧美态。

255.

一九九七年,几乎全年时间都在北京工干,其实就是陪着一个老领导办一个特别难办的事儿。去的时候麦苗渐绿,回来的时候麦苗又是渐绿了,雪花飘落,时间特别熬人。老领导是糖尿病后期,住着拐杖,走道很慢,每周去协和医院治疗一次。协和医院的门诊三楼,人多,电梯特别挤,大部分时间我就背着他从楼梯爬到三楼上。他有一米八多,病到后期人不是很重,骨头确咯人的很,包、用品、病历袋子,左手搂腿,右手拎袋,一口气冲到三楼,不带大喘气的。

那时候心里憋着一口气,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怎么样,黑着头往前奔。

夏天了,他的复发症出现,背上大面积溃疡,要先用酒精消毒,再敷上协和的特制药膏,药膏黑色,奇臭无比,开始去协和护士敷药,一周三次,折腾的厉害,老领导也受不了,我给已经惗熟的大夫说,我来换药吧。

每次拆开他裹着的长长棉纱布,我都要尽量憋住呼吸,药膏加上结痂体发出的味道几乎使人窒息。我把双手在酒精碗里浸过,用药棉把背上清理干净,把药膏用掌心涂抹在创体面上,贴上隔药层布,再裹上长长的宽大纱布,纱布绕体好多圈,防止药渗透出来。

做完这些,我给他点上一支雪茄,我也点上一只好猫,烟真香啊。我们互相看着,烟雾缭绕。老领导说,小傅,有一个名额,我不敢保证,有两个名额,就有你的。

他没有食言,十一个月零九天后,事情办成了,那是我至今还在从事的事业。

老领导不是我的领导,他是级别很高退休多年的一个老同志,我命里的一个贵人。

2016-11-0127.jpg

256.

野有大田,及两季禾,初急晚痹,至露有遗,馈寡妇捡之。

《小雅-大田》描绘如此,到民国亦有文流颂慕之,为田园人文歌唱意淫。慈善和国家救助机制原始的时候,礼教和人本思想下的关怀或许闪耀着一丝温暖,一脉诗意。寡妇及老鳏,群体的弱势者,尊严的边沿者,不便乞讨,只能如此呗。几可活命吗!

陌桑万穗,迎风招摇,暗香浮动,安有一勺。

殇食。

257.

硬笔闲来疏,用时手肌亏。

微信图片_20180604095420.jpg

258.

余光中在台去世。一枚乡愁,竞成永诀。

259.

西安西仓作为猫狗逗鸟蛐蛐蝈蝈玩意奇货摆什珍花巧木针脑绣饰锡铜雕绘等等的市场已经很久时间了,会集只在周六周日两天,永远的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永远的难得的慢生活,永远的时光沉淀自由自在好去处。

头顶少色帕巾的老妇人坐着腿子不能再短的小方凳,面前一块不大的布铺在地上,布上的东西多了去了,紫铜的顶针、犀角的梳子、镶了桃木柄的耳挖子、坠着南红的苏绣针线插袋……不下五六十种吧。老妇人偶尔的一声:卖东西!好东西!商店里没有,你用着顺手。两个学生模样的蹲下看那桃木的耳挖子,其中一个说,你卖的东西咋不卖南北?老妇人抿嘴一笑道:碎娃,当年在黛眉山下,西游的孔子也这下问过老子,老子说,北为水,篮不起,南为火,烧死你,东木西金好东西,老子坐在中土笑死你,说完她拍手笑笑,两个学生无趣退走。卖狗咧!卖狗咧!三原金豁豁的纯种细狗啊,牙尖腿长跑的快,撵不上兔子不要嘎(钱)!一辆老二八自行车的后座上固定了一块木板子,上面一卧一站的两条大长腿细长嘴灰白色的狗子,一个卧着头向后看热闹,,一个把两只爪子搭在汉子肩上,头扭着也看热闹。平日它们在沟梁上奔腾跳跃,眼界盯视的是机敏精灵的兔子,这里人比兔多,不用费劲跑,好玩。三生三世十里梨花那瘩的细狗吗?一个好狗者问卖狗的汉子。桃花,桃花,伙计。卖狗的汉子大声说,孙俪演的。孙俪,孙俪。买狗的人这个比他熟悉。肩上的狗把嘴伸过来,几乎嗅着了他的鼻子,汉子惊的一退,哎!哎!我的八哥,我的八哥。就听得羽翅扑棱哗啦,买狗的踢翻了后头一个老汉的一笼鹩哥,笼里两只,一只死死的抓住竹沿想平衡自己,一只扑棱着跌倒了,二球,二球,这只骂道。

晌午时候,西仓基本上就走不动了。想搜寻的物什永远在另一处地方,能感觉到,却找不到。

abyqep0c.jpg

260.

人的一生都在苦苦奋斗,为了责任和荣誉。每当月明星稀大地沉睡,有多少人不曾入眠,生活在别处;每当年关渐近青春渐远,多少人独自枯坐,梦想的火烛风雨飘摇;每当骊歌晚唱云拢长路,有多少人双手紧握,粟帛财米。风雨一笑,魅力独具。


分享到: